abrahamgibson

本是后山人 偶做前堂客

© abrahamgibson
Powered by LOFTER

余生
有人共你立黄昏
有人问你粥可温

枉入红尘若许年


二仙师齐憨笑道:

那红尘中虽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持;
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磨”八个字紧相连属;
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
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

 倒不如不去的好。


只有不停的要 要到你想逃

最怕你把沉默当作对我的回答

七月 笃定悲伤
始于盛夏 终于盛夏

外婆

民国廿二年来,西元两千一十八年走,
刻度定格在了八十三。
她此生经历了一些事,大抵与以下的词语相关:
入侵、鬼子、战争、饥荒、逃荒、军阀、政党、游行、牺牲、战胜、内战、解放、划分成分、特务、大锅饭、公社、浮夸风、“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广播、上山下乡、知青、工分、生产队、分田到户、万元户、电风扇、电视机、改革开放、奔小康、电饭锅(外婆一辈子都没准确发音过)、电话、空调、冰箱、手机、香港回归、奥运会...

用一组词组来标签一个生命,苍白且残忍。
我却没有其他方式...

起码,这些词与一个生命产生关联后,便能知晓生命的厚度,从国破家亡的动荡,到恢复元气再到重新站在世界舞台的C位,这是一个不识字的...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
年少时侯虔诚发过的誓
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
重温几次
结局还是 失去你
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不还手 不放手
笔下画不完的圆
心间填不满的缘
是你
为何爱判处众生顾忌
挣不脱 逃不过
眉头解不开的结
命中解不开的劫
是你
啊 失去你
啊 失去你
忍不住化身一条固执的鱼
逆着洋流独自游到底
年少时侯虔诚发过的誓
沉默地沉没在深海里
周而复始
结局还是 失去你
我被爱判处终身孤寂
不还手 不放手
笔下画不完的圆
心间填不满的缘
是你
为何爱判处众生顾忌
挣不脱 逃不过
眉头解不开的结
命中解不开的劫
是你
啊失去你
啊我失去你

思念 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 出没在心底

一千公里的距离

吞没我在寂寞里

 一万句我爱你,也敌不过一句爱过你…


努力为你改变

却不了预留的伏线


以为在你身边那也算永远


仿佛还是昨天
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

乱七八糟

人们总喜欢和爱的人吵架,却和陌生人说心理话。

怕腻烦过量我举止要限量,你可以当我哑巴一样。


人对现实的感知建立在记忆基础上;记忆是描摹人生的唯一方法,抛开记忆,时间不过是无意义的轮回。


我们拥有的太少,想要的又太多,不知不觉就弄丢了彼此。

眺望

灯火

星光

到达

悲伤

梦想

懂得

以后

想念

角落

沉默

遗憾

滚动

贴心

想见

哀伤

寂寞

倔强

软弱

城墙

流浪

捆绑

漂浮

贝壳

触碰

回来

重来

It’s ain’t what you don’t know that gets you into trouble.
It’s what you know for sure that just ain’t so.

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
而是看似正确的谬误论断

生物为什么会衰老,一直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这是个异常复杂的问题,科学们提出了各种假说,大体说分为四类:
1、进化论;
这类假说的观点认为,绝大多数生物会衰老,都是生物进化的结果。这类假说的代表,是“突变积累”假说,这类假说认为,大自然的竞争,是异常激烈的,自然界中绝大多数的动物,在到达老年之前都会死亡,它们或死于捕食者,或死于疾病,或死于事故,这意味着,如果这些动物体内某些有害的基因突变,只会在老年时发生作用,那么这些有害的基因突变,是不会被自然选择清除的,它们会一代代的传递,积累下去,这些积累下来的有害基因,共同导致了后代动物的“衰老”。
2、分子理论
第二类假说是分子理论的假说, 这类假说的代表是“基因组失稳”和“蛋白质稳态失调...

所谓交往

相见恨晚也好、臭味相投也罢,说的都是彼此相像。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古往今来的人也是。
在如此众多而又全然不同的生命个体集合里,遇到与自己相像的那一个,自然就会有着神奇的亲和力,而这种吸引连当事人自己也无法自知自觉。
所谓共同的语言、兴趣爱好亦或契合的三观,抽象统一起来,就是可以在一个共同的空间或者说精神世界里彼此陈述自己的所感所知,并且能被对方迅速理解、支持、赞同。
独特的自己,被另一个之前完全不相干的生命个体高度认同所产生的神奇效果就是:产生了情的基础。

假如猫从世界消失...

经历、记忆和生命本身相比,哪个更重要?
如果把我们的经历跟记忆一点一滴抽离直至完全丧失,我们还是自己么?
你之所以是你,是那些美好或不美好的过往拼凑而成,我们今天的自己是过去全部过往化学反应的总和。
如果我爱你或者你爱我,就需要爱对方所有过往点滴及其综合反映的总和,而这,又有多少人能接受?

所以我们总是选择性索取与吸收,我们总是硬生生把一个整体切割成支离,在满地碎片里挑三拣四的选择自己想要的。
爱情里的善男信女,就这样被肢解着,破碎着...

自我墓志

终其一生都在不作不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整个不幸命运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接受过高中体制的摧残而能够在那个年纪挥霍青春…

唯一的美好

生生灭灭 往复循环
这个世界 究竟什么才是永恒
佛说无常
连无常本身也不是常态
世上有唯一的美好么
若唯一的美好只在刹那
那么 我希望我的唯一的美好是你
我会拼尽全力去把刹那延伸

量子相干性(彗星来的那一夜)

我们认为在另一个世界存在一个更加黑暗的自己,但其实我们就是那个黑暗面

听来的句子

A. 你可以拥有一切,但不要同时拥有。

B. 假设有一盘你喜爱的水果,没有人跟你抢,你挑哪个来吃,大的,还是小的?

愿你此生温暖纯良,不舍爱与自由

拥抱脆弱

人生,就像是用手捧了一盏水,我们看着水一直在漏,而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是让水漏的慢一点而已…



意义的意义

躁郁症,又称双相情感障碍。既有狂躁的一面,又有抑郁的一面。

抑郁的部分就是每天都会很想自杀;狂躁的时候,就会感觉自己站在世界之颠、灵感突发,又精力极其旺盛,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

我想,我有躁郁症吧;

所以,我在两种状态之间切换,这是很难受的一个状态;是那种从万丈深渊瞬间被拉到高空,又像是从冰窖瞬间到了火炉…

这是一种比抑郁症更糟糕的病;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还会用门夹一下你的脑壳。

据说,当你接受了外界给你的全部的标签,你就失去了自愈的能力。


生活的意义在哪里呢?什么是意义呢?意义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画地为牢

岁月深处,谁孤独,谁寂寞?

你说,从来没有感同身受,却唯有冷暖自知。

日子过了大半,几许光阴,在不知不觉与痛苦中,一次次换了霓裳。

我或许还是我,你或许依旧是你。

目光远离初衷,换来了日落西山的薄淡。

回想来,这份执着,在画地为牢的圈点里,早就是落单的候鸟,巅峰的执守,很是落没。
  
扣一行小字,酌一江绿水,拾字折香,在岁月掩藏的角落里,香息流年的晨曲。

画地为牢的深埋里,铭刻着当初的笑意,一度曾想去流浪,奔向荒芜。

如今,又能否,在专注的一笔一行里,还原了成全?
  
思念的月光打捞,敲定从前的从前,复制不来的当初,还原不来的剪影。

未了的,未央的,吟唱千转百回,也是周而复始的重拍...

永恒的孤独

倘若价值观不同

而价值观是不可以交流和对话的

那么

我们就会陷入永恒的孤独

是否,我们终将成为自己讨厌的样子

如果,我都终将成为自己讨厌的样子;

是否,意味着,我们都从天真无邪的那个孩子,活成了别人的样子;

随着年岁的流逝、增长,我们一点一点失去自己,却成为了别的人;

年轻的时候,我们过于无知,对于未来过于恐惧;

逐渐长大后,我们过于懦弱,对于命运过于妥协;


我们失去年少的自己,成为自己预料不到的那个人,那个别的人…


难过的时候
你最希望谁陪在你身边
可是
你难过的时候
最想逃离我身边

荒凉

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前一分钟的欢畅也无法阻止下一秒的孤单

Untitile

对一个人用心过头,只会加速Ta对你的厌倦。

矫情与拧巴

当一个人的精神生活层次超越了其物质生活层次,这个人就会不可避免的变的矫情。
当一个人生活的悲观却又不彻底的时候,这个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变的拧巴。
矫情与拧巴往往成对出现,一旦成对出现,这个人就已然在崩溃的边缘,随时都面临着生命的殒落。
当这个生命即将陨落又尚未陨落之时,他的世界又必然光怪陆离。

呈现、意义

小说家的唯一的责任就是呈现而不是说教,马尔克斯负责呈现拉丁美洲的光怪陆离,张爱玲负责呈现深宅大院的苍凉,安妮宝贝负责呈现的,是都市的迷茫与破碎...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
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
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
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
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
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
青枫浦上不胜愁
谁家今夜扁舟子
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
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
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
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
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
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
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
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
落月摇情满江树

1 / 2
TOP